热职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右眼失明、丈夫过世……45岁仡佬族妇女养鸡养羊来还债

右眼失明、丈夫过世……45岁仡佬族妇女养鸡养羊来还债 作者 / 烟凌珍

  右眼失明、丈夫过世……45岁仡佬族妇女养鸡养羊来还债

  作者:林波

  “尝尽生活苦楚,尽管命运如此,但我仍要为自己争一口气。”

  她右眼因受伤失明,丈夫又因病不幸去世,留给她的是两个还未成人的孩子和累累负债。

  辞职创业还清数十万欠款,抗击过台风、抵御过疾病、遭遇过车祸,生活的打击没有让她退却,凭借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勤劳的双手,外加当地统战系统等社会各界的帮扶,她的家庭农场事业正迎来“春暖花开”。

  这是一个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晓塘乡45岁仡佬族妇女——牟友顺的创业故事。

  

  图为牟友顺。

  17岁“闯天涯” 自学区域经济管理

  1975年,牟友顺出生在贵州遵义,是家中的“老幺”,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

  17岁那年,牟友顺来到海边省份——广东务工。广东的繁华与热闹,让她一下子爱上了这个地方,在此一待便是8年。

  那是牟友顺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,在广东,她不断充实着自己的生活,努力自学区域经济管理,用知识包装自己。

  “也正是因为自学了区域经济管理,有公司比较认可我的管理工作,就邀请我到象山工作。”谈及来象山的初衷,牟友顺直言是因企业相邀。

  2001年,经介绍,牟友顺来到了象山县石浦镇工作,并在此与丈夫相识相知相恋。

  丈夫去世、右眼失明,命运对她开了个“玩笑”

  2005年,在象山的一间出租房里,牟友顺和丈夫结婚了。

  原本以为幸福生活就此开始,但婚后一个月丈夫就因肠穿孔而住进了医院。

  “他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我们就决定搬回晓塘乡支坑村,我工作赚钱,照顾他和孩子们,顺便养些鸡和羊赚取家用。”

  

  图为牟友顺家中厨房。

  日子虽然苦,但和丈夫孩子在一起,再多的苦,牟友顺都觉得值。

  但天有不测风云,2011年的一天,牟友顺丈夫在散步时突发脑溢血,昏迷不醒。为给丈夫治病,她到处奔波求医。

  但第二年,丈夫仍因医治无效去世了。

  “治病、护理、办后事都是借的钱,足足欠了19万元。当时,儿子才6岁呀。”说起伤心往事,牟友顺眼泛泪光。

  那时,亲人、朋友都劝她回老家生活,离开这个伤心地。

  “村里人都说我这个外来媳妇要‘跑路’,欠了这么钱,肯定要跑回老家”“我咬咬牙,对自己说要争一口气,不能就这么放弃”……回忆起那段艰难岁月,牟友顺不禁湿润了眼眶。纵然心中有万分苦楚,但她仍要面对现实。

  丈夫“走了”,家中没有留下一分钱,孩子还要上学,在丈夫“走后”的第三天,牟友顺擦干眼泪,收拾自己,选择继续工作赚取生活所需。

  “必须去工作,哪怕是洗碗也好,一天挣50元钱,那我们娘仨的吃饭钱就有了。”在牟友顺眼中,生活仍要继续,自暴自弃不如自我坚强。

  因为伤心难抑,牟友顺受过伤的右眼彻底失明了,“右眼很早之前受过伤,以前能看到光影,现在再也看不见光,完全失明了。”

  辞去每月5000元稳定工作 打算以创业还清贷款

  丈夫去世、右眼失明、负债累累……一连串的打击并没有击倒这位仡佬族妇女,越是被打击,就越要坚强。

  “上班一个月赚5000元,但工资要养家糊口,又谈何还钱呢?”于是,牟友顺辞去了这份“高薪”的工作,选择搬到山里搞养殖,尽快还钱。

  2014年,牟友顺用借来的钱在村子旁的山里租下了一块地,“都是杂草,没有路,没有人家,有的只是我和养殖的鸡。”

  

  图为牟友顺养殖的养殖基地。

  彩条布遮盖、木栅栏围挡,养殖场的简陋超乎想象,但牟友顺却有了一些安全感。

  除草、放养、观察、扫栏、自学……每天牟友顺的日子都过得非常充实,“累却安心,没有时间思考别的。”

  “穷也是真的穷,每晚带着儿女去菜场捡菜叶,拌上米糠和自己种的番薯,喂鸡吃。”

  

  图为牟友顺照料大白鹅。

  或许,吃了这么多的苦,生活也会照顾这个不服输的仡佬族妇女。

  在一次走访中,象山县晓塘乡统战办获悉她的情况,立即上报象山县统战部、民宗局以及少数民族联谊会,通过光彩事业基金资助少数民族项目,对她开展定点扶持。

  “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顺利从银行贷款了10万元,拓展了我的养殖规模。”牟友顺解释道,在2016年,养了1000只鸡、30头羊的她赚到了10余万元,“还了6万元左右的外债,剩下的钱用作养殖再投入。”

  与此同时,象山县畜牧兽医总站、慈善总会等部门也积极帮扶,帮助牟友顺办好“友顺家庭农场”。

  “找贷款买鸡苗、建基础设施、派专家指导,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扩大了养殖规模,家庭农场也步入了正轨。”牟友顺逐渐转向正常生活,放慢操劳的作息。

  台风、车祸……风雨中砥砺前行

  生活虽然有所好转,但养殖的路并非一帆风顺。

  “我感觉命运特别爱捉弄我,一场台风又将我打回原型。”回忆起2018年的台风,牟友顺仍有些心悸,因放心不下养在山中的鸡鸭,在台风来临前,她让孩子们待在石浦的出租房中,自己孤身一人来到养鸡棚里。

  暴雨、狂风、黑夜、断电,这是彼时她的处境,“但这我都不害怕,怕的是鸡鸭被压死,收成又没了。”

  “看着眼前的一只只鸡鸭在惊慌中相互踩踏而死,眼泪情不自禁地掉下来。”牟友顺告诉记者,当时能做的事是将死去的鸡鸭捡起来,往外扔,为其它的鸡鸭腾出生存空间。

  台风过去了,但意外却又发生了。

  2018年的一天,牟友顺雇佣的工人撞到了一位老人,随后老人不治身亡。

  “工人没有钱,三轮车保险最多只有1万多元,我就四处借钱赔偿了80万元,又增加了一笔债。”但经过生活磨砺的牟友顺抗压能力更强了,尽管身上的担子增加了,但她的心态并没有因此而崩溃,始终以乐观的精神走向前。

  “我是不幸的,但我又是幸运的。”独立行走的牟友顺也向记者展示着生活变化的点点滴滴。

  

  图为通往牟友顺家中的道路。

  通往山里的路通了,再也不用走过半人高的杂草地;新买的打草机器到了,再也不用凌晨起来剁猪草;有了属于自己遮风挡雨的水泥房后,再也不用在台风天担惊受怕……

  生活的美好,牟友顺也看在眼里、记在心中,不断支撑着她向前看。

  如今,在致力创造美好生活的同时,牟友顺也希望带领更多的人创造幸福生活,“之前一直在关注残疾人创业,希望能将我的养殖经验分享给他们,带领他们一起做养殖产业,增加收入,共同致富。”

  

【编辑:于晓】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